欢迎您访问高中作文网,请分享给你的朋友!

当前位置

主页 > 美文欣赏 > 抒情散文 > 公溪河畔中秋夜

公溪河畔中秋夜

作者:高中作文网 来源:网络 时间:2018-09-24 阅读: 字体: 手机浏览
今秋,似乎比往年来得迟,之仲秋才感觉到点凉意,早晚才有些清冷。常言道:一阵秋雨一层凉。然而今秋就是雨少,秋明景和,天幕湛蓝,偶尔漂浮些丝丝白云。太阳炙烤,堪比夏日更毒,灼在皮肤上,隐隐生疼。一树树麻雀,躲在树叶间,叽叽喳喳,好像是在企盼老天行行好,下场秋雨吧!
  明天就是中秋。妻去了女儿那,我孤孤零零呆在家,百无聊赖。好在中秋长假,白天可以逛街,月饼摆满了市场,和大大小小超市门店一样。本土水果和外地水果,也和市场一样,挤满超市门店的角角落落。顾客川流不息。市场更是人声鼎沸,还没到中秋,月饼就开始降价促销。瞅着琳琅满目的商品,突然让我想起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里的句子:“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。”
  是啊,如今这好日子,要是在上世纪计划经济时代,想都不敢想,仿佛只有天上有。真的,也只见在《西游记》里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上描绘过,更别说瞅见。记得“文革”时期,大家都盼着中秋,意味着中秋这天可以杀鸭子,“打打牙祭”(吃顿好的),也可以不用粮票买月饼。而我苗寨还有一不成文的陋俗,也只有中秋这天,如有人偷你家柚子等蔬果,你只能赶,不能骂。那时,果蔬累累的家不多,他们常常要守到深夜。年年如是,也不知何年兴起的,如今这条陋俗消失了。
  记得那时中秋,山风习习,月亮皎洁,静静地泻在苗寨山林壑谷。潺潺的公溪河,在月光下,波光粼粼,月影似揉碎的玉盘,荡着一支千年不变的苗曲,显得格外悠扬婉转。那日,除了吃鸭子,赏月吃月饼外,还有就是小孩子聚在一起,偷人家的柚子。其实,大家叽叽喳喳,远未到柚子树下,前有胆大的,就被追着撵着,我们年纪小的,根本就弄不清楚怎么回事,也跟着纷纷逃。大家在寨子广场上,又叽叽喳喳,如山麻雀闹开了。一晚上来来回回折腾两三次,偶尔听着,前方传来好消息,摘到一个,大家欣喜若狂。直到分得手指甲那么小丁点,方知确实得手。翌日,寨府广场,常常会听到“失主”,笑着点名说“行窃者”,某某“鬼崽子”,昨夜弄了我两个柚子。真是,他们见了面,又是相视一笑。
  父母、奶奶在,我的中秋是如此快乐。我的苗寨小伙伴,也是这么的快活。当时的月饼,要么是一斤重的,要么是两斤大的。一家人分,每人就那么一小块。第二天上学,我的许多同学,还拿着小块月饼在慢慢品尝。那时,我很腼腆,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“招摇”,不会把月饼带到学校。见我同学吃得津津有味,赶紧走远点。而我有些同学,眼馋,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的月饼,看着,品评着那馅里的冰糖屑,那个甜啊,口水直咽。甚至把手指到了那馅里的花生仁,说这很脆爽。这同学,往往也能讨到一颗花生仁,或一丁点月饼。然后他们,蹦蹦跳跳,跑开了。直到上课铃声响了,才回到教室……
  如果碰上中秋是礼拜天,我的小伙伴,就会邀着去山上采摘板栗。那时,板栗树漫山遍野到处是,品种繁多,籽粒大小不一。
  这时候,山上的板栗,大多还很青,也有的开坼了,微笑着,羞赧地涨红着脸。栗树,常在山坡刺蓬里,要走到树下,拿着柴刀,也要费好大一番周折。看看手,荆棘划伤的痕迹,起码都有好几道血痕。那时我们也没那么娇气,隔一两天,不知何时,血痕就消失了。苗寨大桥上,有个叫王柴岭的,让我记忆里特别深刻,岭上板栗树特多,我与小伙伴年年去那里采摘。
  岭中,有一兜树特别大,籽粒也特大,就是无人敢靠近。父亲说,那兜树下有土蜂子,人一靠近,那蜂就蜇人。也不知是哪年了,父亲拿着一大碗蜂蛹,说“那土蜂窝被队上给端了,蜂窝装了两大箩筐。明天是中秋节,我们提前过,尝尝这道纯天然的美味。”当时父亲是生产队长,曾绘声绘色地给我描绘当时的情景。
  那栗树旁,有条社员出工必经的路,常有社员被蜇伤,父亲苦恼多时。一日开会,父亲提起这事,社员们议论纷纷,纷纷表示要铲除这祸害。父亲要大家献计献策,一向姓长者,说:“要用火攻烟熏。”
  记得那确实是中秋前一天,一个清冷的黎明,一行五人(包括我父亲),做好了“全副武装”,带好了火把烟熏之物,借着冷冽的寒风,开始了取蜂窝的行动。父亲说,早上天寒,蜂子不会轻易主动攻击人。他们悄悄靠近,杀草熏烟,找到土蜂窝口,用火把靠近,蜂翼一燎,就没了翅膀,纷纷落下。那次,前前后后,花了半天时间,抛开土层,里面一层层的窝,蜂蛹饱满,竟装了两大箩筐。从那以后,那兜板栗树,我们年年去摘。也不知何时,那兜树突然死了半边。也不知何时,只剩下树兜,后遮掩在草丛中。如今那些人,那些树,还时时在我梦里。回家,也难免会问及乡亲,他们告诉我,如今那里,路都不通了,荆棘丛生,怕是能藏老虫(虎)了。事后,我常常叹息,那缺衣少食的年月,虽说苦点,但民风很纯。人心不像现在那么“复杂”,大家没什么花花肠子。
  视线又回到市场,物产丰富,人们的生活水平不知比当年提高多少倍。吃月饼,再也不是那么让人羡慕了。吃鸭子,也只流于形式了。前些年,请客送礼风气坏透了,连“中秋”都成了官员敛财的机会。如今,习近平总书记,像毛泽东主席破“四旧”那样反腐败,成效显著,但还是有人顶风作案,不时在电视里曝光。一些贪腐官员,还想利用“月圆的中秋”,敛财发福利。
  嗨,何时能还我泱泱大国,朗朗乾坤,一片不掺杂丁点黑丝,仅飘着丝丝白云的蓝天。但我相信,习总有能力,将蓝天中缕缕黑丝,用手轻轻撩起,丢进废纸篓。
  现在,我吃着月饼,心里祈祷:愿上苍佑我中华,绿色常青,还晴空一片湛蓝。

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gaozhongzuowen.cn/shuqingsanwen/2018092475998.html

    上一篇:土地爷(散文)

    下一篇:绝 色

    本站作文专题: